您的位置:首页 >武陵新闻>媒体关注 >详细内容

【常德日报】始于颜值 终于气质 ——透过棚改的武陵样本看大城时代的驶入途径

来源:常德日报 发布时间:2017-06-23 浏览次数:784 次 【字体:

  6年之后,常德几乎换了一座城市,换成了一座梦之城。

  站在这座城市任何一座超过25层的高楼眺望或者俯瞰,你都会为之长长地吸一口气,接着会发出一声深深的赞叹,美哉常德。人们形成了一种共识,常德正在成长为最美丽或者令人快乐的城市空间之一,正在成长为桃花源里的城市。但仔细一看,你会在高楼的侧面或者脚下,发现一些大煞风景之处。

  那里,便是棚户区。

  事实上,城市面貌的蝶变,改造棚户区尤为关键。市房管局的数据显示,自2011年正式启动棚户区改造工作以来,市城区完成棚户区改造4.6万户,实施项目130个,实现投资132.7亿元,累计让市城区13.8万居民的居住条件得到改善——这意味着占常德市城区人口六分之一的棚户区居民,都搬进了楼房。

  但是需要厘清的一个核心问题是,升级城市面貌只是棚户区改造工作的果,而不是因,其本意是借此改善民生和城市基础设施。

  中国城市在经历了30年的快速发展之后,开始逐渐趋于理性,存量更新、城市复兴是各个城市建设发展的重要方向。以葫芦口(即老西门)为例,这片紧挨城市最繁华地段的棚户区,经过对历史形态与传统文化的保留,并被赋予崭新的功能业态,被国内众多专家称为“这是一次有序的城市更新,对中国其他城市,尤其是古城,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葫芦口棚改项目,是武陵区过去五年94个棚改项目的标杆。

  2011年,武陵区启动城市棚户区改造工作至今,全区棚改项目总投资超50亿元,改造总面积达140万平方米,让约2.8万户棚户区居民得到实惠,“出棚住楼”。2016年是“十三五”元年,武陵区的棚改工作也踏上了新的征程。

  在棚户区改造实施过程中,省政府秘书长、原常德市委书记王群,市委副书记、市长周德睿,多次深入到棚改项目一线现场检查督导,对事关回迁户切身利益的相关事宜,问得勤、督得紧,强调要切实把解决群众居住难这件事办好,要在棚改中把党委政府的各项惠民政策落到实处,以最好的质量、最快的速度把棚户区改造好。

  “积极响应国家的政策方针,按照省委、省政府的统一部署下,在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下,我们将继续探索从城市规划、建筑设计、社区营造、项目运营、文化延续等多重维度思考后实现城市转型。”

  “十三五”期间,常德又给自己许下了许多愿望,其中一个就是迈向大城市时代。现代和宜居是大城市时代不可或缺的组成,宜居看棚改,棚改看武陵。

  棚户区从何而来

  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秦晖曾撰文称,早期棚户区居民就是1949年新中国建立前、乃至1958年户口壁垒强化以前的“进城农民”,这些新移民有与国外贫民类似的居住权,这种居住权后来继续被承认。此外,江边的城市还有大量的“旱船”“草棚”“水上阁楼”,星罗棋布地分散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常德的麻阳街就诞生在彼时。

  据方志记载,常德自明中叶后便有“富强甲湖南”之誉,清光绪年间有“金常德”之说法。麻阳是湖南通向大西南的商道和物资集散地,上至贵州、云南,下到常德、武汉、重庆、上海,于是麻阳船民就选中了常德这个重要的中转码头,在城墙外、河堤边筑吊脚楼,逐渐形成了一条船民聚居的小街。

  “水一大,有的吊楼子底下的木桩就会被冲垮,房子就倒了。”回忆那时候的生活,老人们都说苦不堪言。

  也是从那时候起,政府就开始了棚户区改造工作,“拆迁改建”。后来,常德市政府建筑诗墙防洪大堤,把麻阳街推平,把居民全部安置到市内,新一村、新二村直到新六村便由此而来。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一个“棚户街”消失了,20年后,却产生了一群“棚户村”。如今,这些当时用以安置棚户居民的村子,成了武陵区棚改工作的主阵地。

  在2011年3月25日常德市棚改办印发的《常德市江北城区棚户区改造实施方案》中,明确改造类型包括城市规划区内国有土地上简易结构房屋较多、使用功能不全、房屋建成年限较长、建筑密度较大、基础设施简陋较差、安全隐患突出的居住区域。

  让人心酸的棚户区生活

  “以前住在那破旧的棚户区房子里,天天愁,没有哪家姑娘愿意进门哩!”

  棚户区的拥挤和脏乱,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数以万计的居民的生活是非常困难,甚至是没有希望的。

  我们走遍了常德的棚户区,最强烈的感触,便是心酸。

  光荣路社区居民汤女士,是土生土长的常德人。没有棚改前,她一家3代5口人挤在只有29.5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她与丈夫一张床,两个女儿一张床,婆婆一张床,杂物只能堆放在走廊上,平时都不敢请亲戚朋友来家玩。因为房子是竹子和水泥混合搭建而成,不通风,窗户也是木制的,有的时候风一吹,就感觉房子要倒了,能够换个新房子是他们一家人多年的愿望。

  上厕所更像是一场噩梦,大半夜的要起身跑到滨湖公园里的公共厕所,想洗澡也只能在自搭的灶台前拉个帘子。

  2011年,武陵区启动了棚改工作之后,光荣路社区大厅一时间门庭若市,上百户居民前来咨询自家是不是纳入到了棚改计划中。有古稀之年的老人,每天都自己转着轮椅一个圈一个圈地到社区询问;有居民联合写请愿信;还有的居民甚至在网上发帖“控诉”政府拆迁效率低下。

  像他们这样的棚户区居民,光荣路社区有220多户,而常德市城区有十几万户。

  极其恶劣的居住环境和居住条件,让棚户区喊出一个共同的心愿:“真是作梦都想换个好房子。”

  消除政府的心头之痛

  2013年3月1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后,新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面对中外记者承诺,本届政府下决心要再改造一千万户以上各类棚户区。7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棚户区改造工作的意见》,《意见》提出,2013年至2017年五年共计改造各类棚户区1000万户。

  “不能一边是高楼林立,一边是棚户连片。”字里行间彰显的,是总理的民生情怀。

  在接下来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和记者见面会上强调,现在我们国家城镇集中连片的棚户区还居住着上亿人,可以说不具备基本的生存条件,这是政府的心头之痛,一定要继续加大棚户区改造的力度,更大规模加快棚户区改造。

  棚户区的清除和改造,不仅是城市治理的燃眉之急,更是建立社会新秩序的必要举措。在发达国家和地区,政府通常都不会为贫民窟或者棚户区的住房问题耗费过多财力物力,而在中国,“安得广厦”则是一个举全国之力的福利,安得民心,也安得百姓福。

  从2011年开始,市委、市政府相继出台了《关于推进城市和国有工矿棚户区改造工作实施意见》《常德市江北城区棚户区改造实施方案》《常德市江北城区棚改项目房屋征收与补偿暂行规定》3个规范性文件。随着棚改工作的推进,我市还就土地供应、资金筹措、报建审批等方面制订了相关配套政策。

  武陵区是领跑者:

    2011年——武陵区正式启动实施棚户区改造的第一年。市江北城区棚户区改造工作正式启动。

    2012年——武陵区棚改承上启下的关键年。全区累计实施7个棚改项目,完成改造2720户。

    2013年——武陵区棚改攻坚克难的奋进年。全区承担实施14个棚改项目,完成改造4990户。2013年1月29日,武陵区第一栋安置房正式竣工验收,开始回迁安置,标志着市江北城区鑫龙公司棚户区居民率先享受棚改安置房建设成果。

    2014年——武陵区棚改加压升温的跨越年。全年,武陵区累计承担实施26个棚改项目,完成改造7000户。

    2015年——武陵区棚改聚力共进的“十二五”总结年。全年累计承担实施11个棚改项目,完成改造4693户。

    2016年——武陵区“十三五”期间棚改新征程的初始年。全年承担省考核17个棚改项目,改造任务7982户。

   在2012年夏天的一场关于城市发展的论坛上,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专家聚在一起,探讨发生在中国的城市棚改区改造工作。一位来自世界银行的研究顾问评论说,中国在治理贫民窟的问题上“走在了前面”;而来自联合国的班吉,则对他所看到的“棚户区改造”工作给予更高的赞扬。

  “这是一个世界奇迹。”他说。

  不再为钱发愁

  棚户区改造不同于一般商业性改造工程,在于它是民生工程的一部分。棚户区改造是党委、政府为改造城镇危旧住房、改善困难家庭住房条件而实施的一项民心工程,但也是许多地方政府眼中的“头号难题”,因为资金是“牛鼻子”。

  市政府以及主管这项工作的市房地产管理局改革创新,走出了一条“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的棚改新路。

  据市房管局的相关负责人介绍,政府主导是各级政府作为投资、建设和责任主体,负责筹措资金、制定政策、拆迁组织、工程建设、回迁安置等任务。在项目运作上,对不具备市场化运作条件的棚户区,由政府操盘进行改造;对有商业价值的,采取招、拍、挂方式出让土地,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棚户区改造。

  思路一变,柳暗花明。

  棚改启动以来,市城区先后争取中央、省补助城市棚户区改造专项资金近10亿元,通过对接金融机构、发行债券共融资80亿元。目前,已有九重天房产、东晟置业等10余家民营企业参与了棚改项目建设,为棚改工作筹集了大量社会资金。

  破解征拆的难题

  钱的问题解决了,“难迁”问题同样制约棚改进程。

  “民生是一切发展的终极目的,是一级党委的工作职责和政治任务。”武陵区委书记莫汉桃说,棚改政策执行中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采取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的方式,并在充分学习借鉴外地棚改工作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在不违背国家及省市相关政策的前提下,力求最大限度的让利于民。

  今年,莫汉桃多次调研棚改工作,强调棚改征拆十六字的总体要求:依法依规、公开公平、同心同力、耐心耐烦。武陵区棚改一直在践行。

  2011年启动实施的葫芦口联片地块棚改项目中,住户胡来兴确系特殊困难户,棚改工作人员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让胡来兴充分享有棚改政策优惠,还热心地为胡来兴找到一套位于市疾控中心的三室两厅房,并办妥购房手续、协助搬家真正“帮一把,送一程”。

  考虑到光明巷社区的张履云一家三代同堂的实际困难,棚改工作人员与之签订产权置换的征收补偿协议的同时,积极配合其申请纳入住房保障体系……

  即便如此,因涉及到切身利益的大额补偿,棚改依然能遇到不少的“钉子户”。

  葫芦口项目的国有直管公房承租户彭某是其中的一个。

  2011年,武陵区正式启动实施葫芦口联片地块棚改项目后,区征补办依法对市经致远公司给予征收补偿。原本是国家优惠租给她住的房子,现在续租安置一套房子,还奖励并补偿几万元,她开口就要100万元的补偿,并扬言补偿不到位绝不搬迁。

  虽然武陵区棚改办、武陵区法院和相关单位一直在争取协商解决,但是彭某始终拒不履行腾房义务,即便法院依法裁决、腾房公告期限届满仍无动于衷。最终,产权人市经致远公司作为民事诉讼主体,向武陵区人民法院申请了强制腾房,武陵区人民法院待民事判决生效后,果断采取司法强腾行动。

  2012年6月6日,彭某依法被拘,其租住市经致远公司的房屋被依法收回。

  领导高度重视,老百姓有呼声,棚改征收工作队员的压力就更大。

  武陵区棚改办一位工作人员总结:搞棚改征收有“三劳”,劳心、劳神、劳力。区征补办10多个工作人员和各乡街道工作队伍,长期工作在一线,经常要面对吵闹,甚至是谩骂、威胁,为了早一点把建设启动起来,每一个人几乎都没有周末的概念,早晨天刚亮就出门了,晚上常常要在十点钟以后才归家,大家都说这实行的是五加二、白加黑的工作方式,有委屈都要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也涌现出一批感人的典型事迹。

  原城东街道棚改办负责人谢刚与妻子罗小红曾是棚改“夫妻档”;刚过30岁的原城南街道棚改办的梁玮跑项目时一天能接到100多个电话,被人戏称“大内总管”;原三岔路、城南街道的“老革命”龚世娥、周玉春及曾宪惠坚持日夜上岗,口号是“轻伤不下火线”……

  武陵区棚改工作队伍用担当和使命,创造出了一个个征拆的武陵速度。一方面,“软”,体现着武陵棚改的人文关怀,和谐征拆;另一方面,“硬”则体现着武陵棚改的公平公开,公正征拆,也是武陵区棚改工作人员务实为民的最好诠释。

  这便是棚改工作中的武陵精神。

  老西门的复兴

  2016年5月28日,武陵区“老西门”城市文化旅游商业街正式开街,一时间轰动全国。

  已基本消失殆尽的常德传统特色民居窨子屋,在当天揭开了神秘的面纱,一连串如诗如梦般的画面,不仅大写了城市的繁荣光景,也再现老常德的百年乡愁。

    但是,人们过多的把关注点放在了建筑上。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中旭公司理想空间工作室主持建筑师、老西门综合片区改造项目主创建筑师何勍则说,作为建筑师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城市综合改造项目中,应该以怎样的角色介入?她思考更多的,是关于“人”(即原住民)的生存空间最基本的质疑和探讨。

    许多地方的棚改,在引入市场运作的方式之后,往往会因为资金的问题,变相地把原棚户居民请出了城市中心,而老西门的居民,依旧能享受到楼下的小桥流水和露天花园。

    老西门给我们的其中一个启示就是,城市的颜值,取决于城市的内在和人的气质。

    “老常德”的重生

    新中国成立后,在这片几成废墟的土地上,全市人民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发扬艰苦奋斗、勇于拼搏的精神,经过半个多世纪的不懈努力,换来了沧桑巨变。

    棚改,可以说是城市发展中的一项重大政策战略机遇项目、重大民本民生工程项目、重大提质提标项目、重大发展工程项目,让城市建设无论在规模、水平、速度上,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使她成为镶嵌在西洞庭湖滨的一颗璀璨明珠。

    随着白马湖公园、丁玲公园、穿紫河风光带的相继开放,东城区却成了一个被遗忘的角落。一个家要和谐,要一碗水端平,一座城要发展,也不能凹凸不平。

    多年来,城东片区因为缺乏公共绿地与公园、文体设施、市民休憩场所和公共停车场,没有大型区域商业中心,一直是居住在该区域市民的“心病”,何时棚改,更是该片区居民魂牵梦绕的一个期盼。

    今年5月份,在周德睿主持召开的市规委会2017年第二次会议上,通过了《江北城区片区棚户区改造规划》等7项规划,至此,市城区桃花源大桥北端片区、建设桥片区、城东片区3大片区的棚改方案终于尘埃落定,东城公园和民贵公园将携手为东片居民“供氧”。

    消息一出,片区市民欢呼雀跃。目前,建设桥一村、二村的棚改公告意见,也已经公开示众。

    “始于颜值,终于气质”。纵观常德的建城史,以老西门为代表的穿越千年的复古建筑,让人们开启了构建新常德记忆的征程。而深思“老常德”的重生之路,我们体悟到,真正决定一座城市的因素,是人,而非建筑。城市的提质,离不开区位的支撑、交通的改良、结构的调整、产业的升级、方式的转变,但最终是要通过人去实现。

    莎士比亚有一句诗“城市即人”。

    这座城市,已唤醒了历史上“黔川咽喉、云贵门户”的战略地位的记忆,它要成为中国西南的一极。这座城市的人们,则会沿着青草更青处慢溯,向桃花源里的城市这一梦想,一步挨着一步挺近。


【打印正文】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