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政务公开>政务信息公开>政策文件>政策解读 >详细内容

权威解读一号文件 农地改革严防外部资本控制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7-03-06 浏览次数:7087 次 【字体: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聚焦到三农改革,“一号文件”成为中央重视农村改革的代名词后,今年已是连续第14个年头。

  2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若干意见》发布,全文分6个部分、33条政策措施,围绕“农业供给侧结构调整+改革”两大板块谋篇布局。其中备受关注的农村土地改革方面,有三个方面取得推进和突破。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唐仁健在今天(2月6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说,农村土地制度问题在农村是一项具有基石意义的制度,对这项制度的改革,中央历来是持审慎态度和稳慎导向。但是基于任何制度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都需要与时俱进。今年的一号文件即体现出这一点。

 

  农地入市、宅基地改革试点增加

  “三块地”的试点试验一直牵动着众多投资者的神经。所谓“三块地”试点试验,就是土地征收制度、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的试点试验。一号文件提出,要统筹协调推进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实际上,早在2015年1月,中央印发了《关于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提出试点工作将在2017年底完成。

  唐仁健说,从去年开始,中央已经安排在全国33个县进行试点,今年还要试点一年,到今年年底准备进行评估总结验收,在此基础上再进行修法。“但是去年征地制度、宅基地制度、建设用地入市三项推行的面还不够宽,征地制度只在3个县,经营性建设用地只在15个县,宅基地在15个县。”唐仁健称,今年在这项试点上,中央一号文件提的要求是统筹协调推进,这六个字的意思是要把征地制度和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这两项推广到33个县,把基本面扩展开。

 

  鼓励筹集资金补偿退地农民

  “三权分置”改革是2016年中央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创新性提出落实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农户承包权、土地经营权“三权分置”办法,鼓励确权登记,农民退地进城,实现农村改革和城镇化建设的统一。对于农民退地补偿这一困难但关键的问题,一号文件给出了解决办法。文件要求加快推进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扩大整省试点范围。允许地方多渠道筹集资金,按规定用于村集体对进城落户农民自愿退出承包地、宅基地的补偿。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研究员魏后凯接受经济观察网采访时说,“三权分置”是一个系统性复杂性的工程,涉及到区域协调和利益分配,要将顶层设计和前期试点相结合,一步一步地推进。现阶段很多改革需要制度的完善,例如耕地的经营权抵押、农民进城后承包地退出的问题等。

  唐仁健在前述2月5日发布会上表示,农民进城后,政策规定不能强制收其土地,但是可以依法自愿有偿转让。其透露,关于“有偿”,在前期一号文件政策调研制定过程中,地方反映,对于有偿的资金从哪里来,感觉非常困惑。“因此,这次中央一号文件讲了,可以多渠道筹集资金,按规定的用途用于集体对进城落户农民自愿退出承包地、宅基地进行补偿,这也是根据地方的实践、基层的要求作出的与时俱进的规定”。

 

  探索宅基地租赁改革

  为了探索赋予农户更加完整的宅基地用益物权,适度地盘活利用空闲的农房及宅基地,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要求,要认真总结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经验,在充分保障农户宅基地用益物权,防止外部资本侵占控制的前提下,落实宅基地集体所有权,维护农户依法取得的宅基地占有和使用权,探索农村集体组织以出租合作等方式盘活利用空闲农房及宅基地,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

  “这个规定非常重要,在宅基地的盘活利用上,有了一些新的考虑和推进措施。同时还提出了在控制农村建设用地总量,不占用永久基本农田的前提下,盘活农村存量的建设用地。”唐仁健解释说,规定主要是针对新产业新业态的发展,采取入股联营等方式可以用于这些产业的发展。为了审慎稳妥推进宅基地制度改革,确保政策执行不走偏、不出乱子,所以文件也设定了防止外部资本的控制,防止违法开发房地产、搞庄园会所等前提和要求。

 

  新举措

  除了值得关注的土地改革,相对去年,今年的一号文件推出多个新的举措。

  一是这次文件特别注重抓手、平台和载体的建设。通过“三区、三园和一体”的建设,来优化农村的产业结构,促进三产的深度融合,把农村各种资金、科技、人才、项目等要素聚集在一起,加快推动现代农业的发展;第二方面,本次文件注重优化农业资源和要素的配置,提出要大规模实施农业节水工程,整合撬动财政金融资金,盘活利用闲置宅基地等方面的政策,就是人、地、钱这些要素。

  另一个有新意的地方是,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见物也见人,即在农业的主体和人才的保障方面,给予了相当篇幅的关注,提出要积极发展“三位一体”的综合合作,要培育乡村的专业人才和工匠等政策。 

【打印正文】 【关闭页面】